当前位置:首页 > 一线独家专访丨于冬:主流商业大片是乘势而上 一度怕“小鲜肉”

一线独家专访丨于冬:主流商业大片是乘势而上 一度怕“小鲜肉”

时间:2019-08-22 19:08:18来源:腾讯新闻

原标题:一线独家专访丨于冬:主流商业大片是乘势而上 一度怕“小鲜肉”

简介:一线独家专访丨于冬:主流商业大片是乘势而上 一度怕“小鲜肉”,

[摘要]为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博纳从8月起集中推出了中国骄傲三部曲,继续打造主流商业大片。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风易

“确定能拍川航机长后,我第一个电话打给张涵予。兄弟,我给你接一大活儿啊!”于冬从沙发上坐直了身子,说起最初确定投拍《中国机长》的故事,流露出了激动情绪,“那边张涵予也兴奋,说,我得去跟机长飞几趟啊!我得跟他聊聊,得接触接触他啊。”

作为博纳影业的创始人及董事长,于冬和博纳影业是目前中国电影行业的领军人物和民营公司之一。

博纳影业总裁于冬

《一线》作者在一个下午和于冬进行了近2个小时的交流,其中包含一次“中场休息”——他需要抽空和到访的合作伙伴洽谈新项目的合作。在采访开始前,他同样刚刚结束一轮会面。

而在采访前一天,博纳影业在上海庆祝了公司的20周年里程碑。晚上的“博纳之夜”,作为掌门人的于冬在背景板前几乎忙成了“人形立牌”,与合作过的导演、电影人轮流合影。

既有老伙伴,还有新朋友。当晚还宣布博纳正式入股和颂传媒,在艺人经纪、品牌商务、跨界营销、影视制作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补上了缺失的一环。”他如此形容。

在今年3月份,博纳拿到了4号文件,也就是2018年12月国家电影局的《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 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意味着院线牌照开放,进一步开放市场。这也是继“电影发行许可证”、“摄制电影片许可证(单片)”之后,博纳影业拿到的第三张行业准入牌照,三张牌照也勾画出这家公司过去20年里,在中国电影行业中的耕耘。

2019年对于中国电影行业又将是一个关键的年份。前一年的“寒冬”对于行业打击巨大,今年上半年观众流失显着,大盘降温。

在开幕论坛上,于冬为电影行业的同仁鼓劲:“2018年是电影资本市场的严冬,8家公司市值被腰折。但同时,是创作的暖春。中国电影的类型突破、美学突破,社会影响力巨大。中国电影过去17年的高速增长,是全行业的电影人干出来的,要充分肯定电影行业2018年的成绩。2019年对每一家电影公司都是困难重重。市场的方向有所调整,是洗牌的阶段。我们在座的各位,需要用作品给行业给观众信心。”

今年,博纳一口气在国庆档前推出“中国骄傲三部曲”,从8月1日起,《烈火英雄》《决胜时刻》和《中国机长》将在2个月的时间内接连上映。从《智取威虎山》的成功之后,博纳的主流商业大片在中国电影市场中打响了品牌,之后的《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接连成功。

博纳打造出这块品牌,如今在外界看来是“情理之中”,不过从于冬的角度,在当时都可谓“关关难过”。

《智取威虎山》在当年贺岁档直面《一步之遥》,《湄公河行动》在15年国庆档和大IP电影激烈竞争。

“怕被小鲜肉的片子给打垮。”他坦言,“事实上一经公映之后,同期的这些所谓大IP电影,最后在票房上都输给了我们。”经过市场的鼓舞,博纳乘势而上,也同样给业内打造主流商业电影十足信心。

复盘“中国骄傲三部曲”

专访的话题从“中国骄傲三部曲”开始。三部影片分别是讲述消防战士的《烈火英雄》、讲述1949年建国前北平风云的《决战时刻》以及根据四川航空英雄机组事迹改编的《中国机长》。

这是博纳今年最重要的三个项目,也将会是主流大片在市场上的又一次集中呈现。

“今年对于电影行业来讲是求稳的一年,在题材选择各方面,是很多公司在观望、过渡、调整的一年,但是博纳就义无反顾、义不容辞地做了这三部主旋律。”于冬说。

首先是《烈火英雄》。这部影片其实已经经过了几年筹备,正好在今年暑期档前完成并可以推向市场。在中国电影市场中,消防救援题材相当稀缺,然而在好莱坞这是一个热门题材,在香港过去也有《逃出生天》、《救火英雄》,更早前在1997年还有杜琪峰的《烈火雄心》。

《烈火英雄》合影

《烈火英雄》根据报告文学作品《最深的水是泪水》改编,故事源于“大连7·16大火”真实事件,讲述了沿海油罐区发生火灾,消防队伍上下级团结一致,誓死抵抗,以生命维护国家及人民财产安全的故事。

于冬对于此事关注多年,也一直想拍一个消防救援题材影片,为何选择这个故事,他解释说:“一个是因为,天津爆炸情况更加复杂,无论是火情条件还是救援情况。一个是英雄主义的情怀,大连这次灾情中平民是零伤亡的,在和平年代中集体立功的并不多,这次有集体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其中有几百个是一线消防员。”

于冬谈起《中国机长》时也非常兴奋,“当时我当仁不让,就要拍这个。”在川航机长的英雄事迹发生之后,同时国内多家电影公司都对于电影改编充满兴趣,陆川导演、制作过《紧急迫降》的上海电影集团以及四川当地的峨眉电影集团都在“竞争行列”中。

在事情发生后,于冬本身就非常感兴趣,随着事故调查出炉,机长刘传建当选“感动中国”人物,电影的改编也顺利上了轨道。确定拍摄后,于冬第一个电话就打给张涵予,那边张涵予非常兴奋:“我得去跟机长飞几趟啊!我得跟他聊聊,得接触接触他啊。”

张涵予在《中国机长》中

“刚开始其实有点后悔,因为这个戏不好拍。因为真人真事改编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悬念,结尾、结局全知道了,如何能够用商业片的方法来拍,来表现?因此很大程度上考验我们的制作团队,制片策略的问题。”

于冬找来多次合作过的刘伟强,给他定下了任务:“技术上一定要超越《萨利机长》,你现在就去美国,找《萨利机长》的团队。”刘伟强带来了好消息,对于空中场面的特效制作在如今技术条件已经更加进步,效果会更加震撼。

于冬和刘伟强

在机舱拍摄上,剧组又遇到了难题。因为当时国内没有适合电影拍摄的道具飞机,如果要拍摄相关场景,解决方案是去好莱坞拍摄,成本也相对较低。

“但是我总觉得这样一部英雄电影跑去美国拍,我们中国就拍不了吗?我们中国就没有这样的条件吗?去美国拍一部中国故事,我觉得不对味。”

因此,剧组找到西安飞机制造厂,斥资近3000万1:1打造了空客A319飞机模型。飞机舱的三截机设计可互相连接或独立,且能模拟不同强度的颠簸。技术团队专门为影片研发了体感程序,依靠iPad重力感应将信号同步到飞机模型下面的传感器中,实现iPad与飞机模型同步运作,以此模拟驾驶舱在失控下摇晃倾斜的状态。最初美国的技术部门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在刘伟强导演的坚持下,最终由国内专门制造飞机模拟舱的飞豹科技编制出了这道《中国机长》专属程序,让外国技术人员刮目相看。拍摄结束后,这架飞机留在了青岛的摄影棚里,给中国电影以后拍摄类似题材打下了基础。

聊到《决胜时刻》,于冬同样兴致勃勃,在他的描述中,这部影片带有谍战动作元素,在真实历史的大背景中更添了亚博体育体育娱乐平台色彩。

《决胜时刻》合影

“这样让电影一下子变成一个有宏大诗史叙事,尊重历史,也有观赏性、可看性,改变了以往看种类型电影的单一叙事,让电影对现代的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更加有质感,更加有亲切感。

他透露电影中设计了像黄景瑜饰演的警卫大队长在毛主席观看梅兰芳演出《霸王别姬》的时候,将一场刺杀于无声中化险为夷的情节,一边是惊心动魄的谍战,一边是主席看着大师的表演,泪流满面,一动一静,给电影增加了非常强的戏剧性。

他还分享了一个有趣的故事。三部影片接连拍摄,让几位和博纳长期合作的演员们都跃跃欲试。杜江已经参与了《烈火英雄》和《中国机长》,看到《决胜时刻》要开机,他也主动请缨,于冬一开始拒绝“三部戏密集投放,都有你?”实在拗不过杜江,让他饰演了一个炮手角色。到了张涵予这里,于冬想让他演李宗仁,张涵予觉得自己外形气质不符,拒绝了。于是于冬让他在一众军统角色中随便挑选,最后他看中了谁?——军统特务头子毛人凤。

对话于冬——预言成真:影视公司都在给BAT打工

腾讯《一线》:你在上海电影节上留下过“电影公司给BAT打工”的判断。现在你如何解读这个判断呢?

于冬:五年了,言犹在耳。我觉得电视剧公司跟网剧内容公司已经完全沦陷。电视行业基本为定制剧服务。这是什么概念呢?版权是我的,然后平台出钱,你来完成,给你保留一点点制作利润。你们报选题,看中的就投,不看中的就不用拍了。完全变成一个内容机构,或者是制作车间。

电影不是平台吸引会员最有效的方式,又是投入风险最多的一种。院线发行,还有宣传费,广告费,拷贝费的成本。所以平台在电影上,采用参投头部内容的策略,把高风险的,院线市场的这种争夺留给了少数的做头部内容的公司。

还是出于规避风险的考虑,并不是他们不想来拍这些内容,只是为了规避风险。他们看准项目,通过营销方式,资源互换,通过少量的参投,获得相应的资源就可以了。所以,你说现在给BAT打工,其实留给院线电影的唯一的出路,就是只有把内容做到头部的头部,然后再在院线市场上,去和好莱坞大片也好,同类型的市场化电影也好,在院线票房分账市场上去争夺有限的空间。其实这个也是挺艰难的一条路。

腾讯《一线》:在今年的论坛上,一个关键词是“团结”。光线总裁王长田又一次提出了分账比例的不合理,在2012年贺岁档时候的“9大发行公司联合起来对抗院线”的情况还会再重演吗?

于冬:我觉得没得谈了。因为现在已经形成了,院线来主导市场的局面,并不是内容主导。反而是头部的内容跟院线如果来讨价还价的话,只会伤害到双方。市场的蛋糕是一起做大的。某一个制片公司,或者某一个大片去牵头做这种事,更不可能了。

因为现在电影处在一个逐渐大盘在下滑和观众有所流失这样的阶段,更应该鼓励传播,鼓励制作公司,我提出来是不是可以考虑到未来三年,免征专资(指票房分账中占比5%的电影专项资金),休养生息。免征三年,这个是让制片,院线都受利,因为进口片是不收专资的。

我觉得国产影片在这三年当中是不是可以缓收,或者是延后,缓征三年。当年,很长一段时间,为了鼓励影院建设,有新开影院,年票房超过一千万免征三年专资的政策。专资更多都贴补给了影院方,影院终端。今天影院数量在局部主要市场城市影院已经趋于饱和,是不是在专资上对制片方有所倾斜。我提出来希望缓征三年,也是从全行业发展的角度。因为影院方如果受到损失的话,会影响我们影院开店的数量和加速开店的数量,从行业来讲,是希望均衡发展。

腾讯《一线》:博纳与和颂的合作基于哪些考虑呢?

于冬:我觉得在去年税收大检查当中,很多演员也挺冤的,也挺吃亏的,是因为经纪团队的不规范而造成的,艺人自己有时候是不知情的。所以如果在专业团队上,专业性上不够的话,其实也给演员带来了一些麻烦。所以我更看中的就是和颂专业性,我希望未来跟博纳合作的演员呢,当然也尊重演员的意愿,就是能够加入到和颂这个大团队来。这样的话呢,也更好地为演员做一些税收筹划、税收规划,和未来发展的规划。同时,也保证了博纳的电影,不要因为个别演员出事儿受到了影响。

其实电影行业任何一个细分市场都是要有专业程度的,专业的投资人,专业的发行人,专业的经营管理者,专业的演艺经纪公司的管理者都是需要的。我们只是一个小股东,还是让他们发挥他们更大的作用,而且和颂不仅是一个经纪公司,它还是一个商务开发和传媒版块的广告公司,商务合作公司。

腾讯《一线》:从去年开始大IP降温,到今年几乎难觅踪迹。而博纳一直没有参与类似题材的项目,而是持续投拍《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作为决策者,你是如何看待市场风向变化的呢?

于冬:这些决定跟我也有关系,我对这些IP无感,我也不关心这些所谓的流量跟数据。我觉得好莱坞电影,在这个类型上比我们做得好,像《谍中谍》、《谍影重重》这样的系列电影,中国电影一直没拍出来。所以我当拿到《湄公河行动》这个题材,第一件事就是想到了把香港的警匪片加好莱坞特工元素放到一起。特工片就是卧底,警匪片就是正邪对质,这两个类型,结合最好的导演,就是林超贤。

林超贤、于冬、梁凤英

但当时也是有风险的,确实怕到时候被这些小鲜肉的片子给打垮。但是事实上一经公映之后,同期的这些所谓的IP电影,最后在票房上都输给了我们。当时同期上映的《爵迹》,票房地一天1亿多,总票房才3亿,在国庆档第一轮就被淘汰了。后来和《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竞争,最后它8亿票房,《湄公河》做了12亿。

那次给我们很大鼓舞。沿着这个路子,我们乘势而上,包括吴京的《战狼2》,我觉得也是一脉相承的,一大批主流片乘势而上,也给行业一个信心。

腾讯《一线》:你常常提到的主旋律电影美学突破,思想价值的突破,具体到制片层面有哪些含义呢?

于冬:我少年时代接受这些红色电影的基因还在,红色电影当年对我的影响还是蛮大的,都是挥之不去的,伴随你成长的。以往传统的主旋律电影都是概念先行,概念先行之后就忽略了戏剧性,无形中是给观众设了一道墙,就把观众挡在外面。有点我们拍我们的,靠组织、红头文件去包场,然后市场的归市场。我们从《十月围城》就开始这种尝试了。

思想价值的突破是什么?我们赋予了英雄人物家国情怀的同时也塑造了它的生活细节,给予这个人物更真实的,不是贴标签的方式去做,而是赋予他人性的光辉。他可能是一个不完美的人,他有缺点,但是他在临危处置上,在所有的危险面前表现出来的那种英雄主义的光芒是不言而喻的,你会被感动到的,是跟你最贴近的思想价值。

美学价值的突破呢?是在技术上保证了它商业大片的属性,技术一流,接近好莱坞,甚至超越好莱坞。在语境上跟年轻人接轨。你要用这样一个现代电影的节奏去完成这样一个故事,而不是过去传统意义上的拍摄方法,那样的拍摄方法大家会排斥,你进入不了他的语境。

其实归结到一个点就是高观赏性,强化大银幕的剧场效果,使电影有冲击力。就举一个例子,以前拍战争戏,你都分不出来枪炮声音的层次感,反正片库录音素材,瞎录一通。《湄公河》的声音处理,子弹打到石头上,打到木头上,打多丛林里,打到木桩上的声音,都有非常清晰的层次感。今天的电影都可以还原全景声了,好莱坞大片都是这个标准,你还拿20年前拍电影方法跟今天的电影观众交流,你自然就不被接受了。这就是我们今天我们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技术标准来完成主流商业大片。

本文相关推荐

相关文章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联系qq:13938-07358